齊白石筆下的“鼠趣”

        作者:鄭學富2020-01-19 09:42:35 來源:中國文化報

          (1/2)豐年多鼠圖(國畫) 齊白石

          (2/2)鼠子嚙書圖(國畫) 齊白石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鼠機動靈活,生存能力強,排在十二生肖之首,可是由于名聲不好,古往今來的畫家很少畫它,即使需要,大多畫個松鼠代之,可是國畫大師齊白石卻擅長畫鼠,使“人人喊打”的鼠輩登上大雅之堂,這可能是他屬鼠的緣故吧。齊白石生在湖南湘潭農村,當過農民,做過木匠,豐富多彩的農村生活使他的畫很接地氣。在他的筆下,鼠輩們靈性十足、生動鮮活,或活潑可愛,或狡黠刁滑,或貪婪可笑,真是嬉笑怒罵皆成文章,幽默調侃妙趣橫生。

        “小老鼠,上燈臺,偷油吃,下不來,哭著喊著叫奶奶,奶奶奶奶你快來。奶奶聽了跑過來,不哭不哭寶寶乖,燈臺不高不用怕,咕嚕一滾就下來。”這是民間普遍傳唱的童謠《小老鼠上燈臺》,曲調活潑生動,朗朗上口。看來老鼠和燈有著不解之緣,所以齊白石畫鼠大多和燈有關。如《鼠輩傾燈圖》的畫面很簡單,一盞油燈,光線昏暗,一只老鼠俯臥于燈前,尾巴高高翹起,仰望油燈,覬覦燈油,其貪婪之心暴露無遺。左側題詩一首:“肆暴傾燈我欲愁,寒門能有幾錢油。從茲冒黑捫床睡,誰與書田護指頭。”詩后題字“一日畫鼠輩傾燈圖二幅,此詩亦書第二回。白石山翁。”此圖應作于1930年代,通過揭露老鼠傾燈偷油的行徑,表達了對百姓艱辛生活的同情,發出“寒門能有幾錢油”的無奈感慨。畫面右上部大片的留白,給觀者以浮想的空間。

        2009年6月,第18期嘉德四季拍賣會以448萬元人民幣高價成交齊白石的《油燈貓鼠圖》,摘得全場桂冠。此圖是中國嘉德從海外征集到的畫作,此前為日本“雪江堂”所藏。畫面中,地上立著一根長竿,上懸一盞油燈,一只老鼠蹲于其上,貪心地盯著燈油,又懼怕地上的“老對手”貓,心有余悸。貓雄踞于長竿之下,抬頭仰望上面的老鼠,欲捕而食之,以充轆轆饑腸,于是二者形成上下對峙的局面。畫面構圖簡練,構思巧妙,靜寂中暗藏殺機,“貓”視眈眈,一場鼠貓大戰一觸即發。貓和鼠從體積大小和筆墨運用上,形成微妙有趣的對比關系,一大一小,一白一黑,對照鮮明。畫上的題款也頗值得玩味,詩曰:“昨夜床前點燈早,待我解衣來睡倒。寒門只打一錢油,哪能供得鼠子飽。值有貓兒悄悄來,已經油盡燈枯了。”同樣題詩的畫還有一幅:油燈下的一只小鼠抬頭望著盛滿油的燈盞,前腳抬起,躍躍欲試。從題識看作于1948年京西太平橋外,此時正是黎明前的黑暗時刻,齊白石巧妙地諷刺了國民黨政府的貪婪成性、橫征暴斂。

        20世紀30年代,齊白石畫了一幅《鼠子嚙書圖》。一臺油燈,火焰微弱,兩只老鼠一左一右,趴在一套線裝書上,全神貫注,瘋狂嚙咬,另一只老鼠也想分一杯羹,正向書疾步奔來。三只老鼠畫得生動形象,栩栩如生。上面的題款更是有趣:“一日畫鼠子嚙書圖,為同鄉人背余袖去。余自頗喜子,遂取紙追摹二幅,此第二幅也。時居故都西城太平橋外,白石山翁齊璜并記。”畫與款相輔相成,珠聯璧合,相映成趣,其中寓意,令人遐思:老鼠嚙書與同鄉偷畫,豈不都是“文偷”嗎?同屬鼠輩爾。

        古人云:“耕牛無宿草,倉鼠有余糧。”老鼠成了豐年的象征。齊白石的《豐年多鼠圖》可謂筆簡意繁。畫面左下一束金黃色的稻穗橫空而出,粒粒飽滿,標志著豐收之年。穗下三只老鼠神態各異,翹首以待,目視美食,歡呼雀躍,垂涎欲滴,看它們圍繞稻穗上下盤桓,摩拳擦掌,蠢蠢欲動,其神情生動,憨態可掬。另外兩只老鼠聞知有美食可餐,爭先恐后飛奔而來,它們長長的尾巴高高飄起,你追我趕,“跑得像一溜煙”,其急不可待、只爭分秒之情躍然紙上,活靈活現,呼之欲出,令人忍俊不禁。畫面左上方題“豐年多鼠”四個字,其中“鼠”字又畫一鼠形代之,神來妙思,別致新穎,意趣橫生。這幅畫雖然寥寥數筆,簡潔明了,但不失為一件精品,充滿了濃郁的鄉土氣息和生活妙趣。

        分享到:
        責任編輯:靜愚
      幸运农场怎么中三全中 Processed in 0.148(s)   6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2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