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立龍:彩排

          (1/6)宮立龍:彩排

          (2/6)好 ,100x100cm,2007

          (3/6)白 ,33x53cm,2006

          (4/6)紫鵲 200x160cm 2017-2018

          (5/6)彩排 , 200x200cm 2015-2019

          (6/6)遠哥 , 200x160cm 2013-2018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展覽名稱:宮立龍:彩排
          展覽時間:2019/03/21~2019/05/12
          展覽地點:[北京]-北京市酒仙橋路2號798藝術區中二街D07-(站臺中國)
          主辦單位:站臺中國
          參展藝術家:宮立龍

        《宮立龍:彩排》將于3月21日在站臺中國主空間呈現。“彩排”有兩方面的指涉,一是對宮立龍過去三十余年來藝術實踐的一個排演式的呈現;再則暗示著他的藝術語言與現實的距離關系所構成的戲劇特征。宮立龍作為北方繪畫的代表人物,這次展覽將展出貫穿其藝術生涯多個階段的二十余件作品。

        宮立龍1982年畢業于魯迅美術學院油畫系,后任教于魯迅美術學院。在1980年宮立龍創作了《路》、之后的幾年中陸續創作了《街頭》和《為周末晚會扮演丑角A、X、OKE在鏡前試裝的學生溫柔玉》等重要作品。在80年代的時代語境下,對于在保守與激進、人文精神和世俗社會等等的討論聲中成長起來的年輕創作者來說,在寫實的范圍內尋找連接學院外部的可能性似乎成為一種必然。宮立龍當時用寫實的手法,現代主義的視覺策略還帶有一點矯飾主義的古怪,糅雜出一種在當時看起來無法清晰描述的力量——彼時的宮立龍在努力勾畫一條從社會的、文化的外部勾連進藝術的內部的線。90年代是宮立龍繪畫變遷的重要轉折期,這一時期的創作開始轉型為對中國弱勢的鄉土文化的關注,他著迷于鄉村生活的世俗、粗糲和戲劇感,期間完成了《村長》、《臘月二十九·去狗柱兒家送福的春秀兒》,還有后來的《摩登步》、《新潮》和《打臺球》等作品。宮立龍在這幾個作品身上更關注所謂“精神性”的東西。他并沒有具體闡釋過“精神性”的內涵,但總的來說,他希望面對筆下這些具有鮮明社會屬性和豐富的個體性的人物保持一種理性的關懷和思考。宮立龍把鄉村作為檢驗和批判世俗生活的變化和實質的場所,把具體生活的可感可見轉化為一種糅合了莊重與欲望、典雅與艷俗的辯證,我們可以感受到藝術家在嚴肅的藝術追求上所致力的方向:尋找思考的概括性和形式的表現性之間的平衡。此時的宮立龍投射出的對于質樸美的期待,混合著圣潔和欲望,似乎已經走出了曾經在寫實的道德與威嚴籠罩下無法描述的空隙與無法還原的情愫。

        進入到新世紀,宮立龍畫了大量的雙人肖像作品,有意構造了戲劇性的荒誕,呈現出一派欲望的狂歡。這些雙人肖像往往以一種整體的雕塑樣貌出現,一即是二,二即是一,兩個跳舞的形象骨肉相連,做出各種夸張的肢體動作。這個時期的作品慢慢走出了那種對于文化沖突的追問,他喜歡把男歡女愛的蕩漾和性感反復地畫出來,畫中的兩個形象有時候完全失去了身份,難以分解。從對抽象的“精神性”的要求,轉而到描寫關系中的肉體的人。

        近年來,他完成了《遠哥》、《紫鵑》、《小楊》、《秋來》等作品,從情感、狀態、心理和情勢上勾勒出這個對象的多種面向。他把視角一點點拉下來,聚焦在人身上。這里的人也不是擁有絕對個性的、不可歸類的個人,而是一種在關系中出現的、動態的、可以被他者塑造和解讀的人。從鄉村到無語境的無名者,宮立龍叛逃出了文化象征的模式,走向更為個性化的實踐。與他有著親密師生關系的藝術家王興偉就曾以“從城市走向農村,從當代走向無時代”為題道出了這種轉變。正如劉驍純對他的評價“非常莊重的幽默和非常嚴肅的荒誕”,宮立龍展現了戲劇化的現實和現實的戲劇化。

      幸运农场怎么中三全中 Processed in 0.152(s)   69 queries
      update:
      memory 4.586(mb)